您好,欢迎来到华夏园教育

中山大学综合评价自荐信优质范文

发布者: 发布日期:2021-01-18 15:36:02 浏览次数:367

大学于我,是一个模模糊糊的概念,又是根植于心的一抹希冀,不尽然有搏虎之力,也须做一回冯妇。

我对中山大学的向往,开始于《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》,我既倾心于先生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的傲骨,又沉醉于容纳先生一身风骨的中山大学,心心念念有朝一日可以在中大赏落霞、孤鹜,瞻红楼、国父,睹物思人,想必别有一番感怀吧。这样想来,中大的每一个角落,都曾留下令人倾慕的身影,中大的每一寸土地都承载着足够令人追寻一生的足迹,在中大的每一次转身与回眸,都能与穿梭时光的思想碰撞交融。历史的厚重感之于我既是感恩敬畏,又是鼓舞鞭策,而中大,这所历史悠久的大学因此而经久不衰,魅力无穷。

我对于人文社科一直有所偏好,浅陋地认为他们有人的温度和光彩,私以为新闻是文字传播的媒介和方式,将文字发往更广阔的天地。喜爱文字,一个个方块字排列组合间蕴藏了曲折而微妙的心思,随着年纪渐长,对于许多含糊的辞藻,有了浅显的认识,知晓了何为家国大义、何为娱乐至死、何为乌合之众、何为自由意志。

当将十分喜欢的小说《衣香鬓影》搬上校园课本剧的舞台时,作为导演和编剧,深刻感受到了生死酬家国的壮美,当为写小说准备材料时,清晰感知到“铁肩担道义,辣手著文章”,明白了“人有人格,报有报格,国有国格”。这是语言的智慧,文字的力量,任由思绪延伸至无穷尽处,精光凝聚,徜徉其中,无法自拔。

“将军拔剑南天起,吾愿做长风绕战旗”,我对文字的喜爱大抵如此,中山大学的人文社科底蕴深厚,若能在中山大学领略文字之美,何其幸,何其快!

文字,极其广大的概念,一个个灵魂寄寓其中,唯有热爱,唯有用最热忱的心拥抱他。

这是大时代,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先进,也都更轻飘,社会中有一种浮躁的风气,总有一种质疑的声音,速食文化盛行,社会日趋娱乐化,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,一种是奥威尔式的--文化成为一个监狱,另一种时赫胥黎式的--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。(摘自《娱乐至死》)对于一个因大小过度而衰的文化,需要潜心躬行者,需要且听风吟者,需要惨淡经营者,需要静水流深者。

理智的人适应社会,而人生不过百懿行千古流,我希望在中山大学自由而稳重的氛围下,成长为一个萧伯纳笔触下一个不理智的人,成为一个博学者,审问者,慎思者,明辩者,笃行者。

“阳气春暖,萌芽日长,及至盛夏,枝叶扶疏,亭亭如车盖”,这是陈寅恪先生对华夏文化的殷切期盼,我感恩生在二十一世纪的华夏,有无数前辈在荆棘林中闯出一条荆棘路,有可前辈的步伐让我追随。

荆棘鸟曲终而竭,飞蛾扑火,那是一生所追求的热烈,对中山大学的仰慕和对新闻的热爱,促使我写下了这篇文章,也许四年后,我的履历上可以添上中山大学这一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

声明:本文信息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。